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zhang | 4th Jun 2009 | 一般 | (108 Reads)
歐陽貴與陸凡都笑了,“好啊,”歐陽貴說,“現下大家棋逢對手,將遇良才,那就他媽的好好打一仗。”          
喬莉此時已經換好了一套套裙,她把頭髮盤起,顯得更加頭班化,然後提著公文包、拽著大衣下了樓,現下已經是6點半了,沒過兩分鐘,她看見西服革履的何乘風、歐陽貴、陸凡從電梯拐彎處走了過來,何乘風走在最前面,陸凡與歐陽貴走在旁邊,喬莉連忙走過去,加入了他們的隊伍。    
四個人上了三輛車,浩浩蕩蕩地開到了晶通賓館的樓下,喬莉正準備下車,被陸凡叫住了︰“今天晚上不論你聽到什麼,看到什麼,都不要自作聰明,不要多說話,記住了嗎?”    
“記住了,”喬莉見他神情嚴肅,不禁忐忑不安地說,“陸總,晚上有什麼特別的事情嗎?”    
陸凡眉頭一皺,喬莉不敢開腔了。兩個人下了車,跟著何乘風和歐陽貴走到賓館門前,王貴林笑逐顏開地迎了上來︰“何總,歐總,陸總,哈哈,小喬莉,歡迎你們﹗”他一面帶著大家往裡走,一面說︰“今天還有幾位客人,都是你們的老朋友,一塊兒熱鬧熱鬧。”    
何乘風也哈哈笑道︰“我最喜歡人多了,是什麼老朋友,王總透露一下?”    
“見了就知道了。”王貴林帶著他們走到一個大包間門前,親自打開了門,喬莉走在最後,一進門便愣住了,SK的大中華區總裁汪洋正在與何乘風、歐陽貴握手,陸凡與付國濤、薄小寧也在打招呼。喬莉愣愣地走了進去,見薄小寧在打量自己,忙微笑了一下。一時眾人寒暄完畢,分賓主落座,喬莉坐在最下首,旁邊的是晶通的一位辦公室主任,Electronics Wholesale 室內設計 Interior Design seo 搬屋公司 搬屋公司 貨倉| office furniture| 網頁設計| china wholesale office furniture 33DB服務網 台灣論壇 網絡工程 Printer Parts 貨架夾| 時尚精品 | 宣傳禮品| 廣告禮品 家務助理 室內設計 天天軟體下載 室內設計 黃金價格 泰拳 eFax| 泰拳 Email to fax|還有一個秘書,喬莉認出那個秘書就是她在電子行業解決方案峰會之後,調查晶通工人鬧事的時候,清晨在王貴林家的樓道裡遇到的其中一位。    
“我叫喬莉,”喬莉掏出名片遞給他,“同事們都叫我安妮。”    
這時,包間服務小姐已經給每個人都倒好了酒,王貴林與歐陽貴面前是滿滿的白酒,汪洋,、何乘風、等人面前全都是紅酒。王貴林看了看大家,舉起酒杯說︰“今天是一個團員的好日子,我這第一杯酒,要祝所有的朋友鼠年萬事如意﹗合家福祉﹗”說罷,他滿干了一杯,歐陽貴陪了一杯,其餘人都喝了一口紅酒。包間小姐趕緊過來斟酒,王貴林又說︰“我這第二杯酒,要代表於志德同志向各位道歉,我知道大家都很關心晶通的改製與發展,而且這段時間也付出了很多努力,不管是SK的市場活動,還是賽思中國的行業峰會,都讓我們學到了很多知識。但是,於志德同志卻做出了上對不起國,下對不起家的事情︰攜款潛逃﹗目無法紀﹗給黨和國家,給晶通的干部工人,給各位朋友造成了損失﹗這都是我這個當領導的沒有做好。”王貴林說道慘痛處,滿是憂楚之情,“我自罰三杯,向各位朋友謝罪﹗”    
喬莉大吃一驚,險些叫出聲來﹗於志德攜款潛逃,這是什麼時候的事?為什麼?逃到哪兒去了?為什麼陸總沒有告訴自己?她看看何乘風、汪洋、付國濤、歐陽貴、陸凡等人,整整看了一圈,沒有一個人的臉上有吃驚或不解的神色,大家都靜靜地看著王貴林滿滿地干了三杯酒,屋子裡靜得連一根針掉在地上都能聽見。    
王貴林斟上第五杯酒︰“這杯酒,我要敬汪總和何總,你們都是中國最大外企的大中華區總裁,為了一個小小的晶通,你們能XX前來,我王貴林是萬分感激,我自己干了這杯,以向你們表示感謝與尊敬﹗”    
說罷,他又干了一杯。汪洋與何乘風連忙舉杯,各自喝了一口。王貴林放下酒杯︰“大家吃菜,吃菜。”    
氣氛一時松動起來,有敬酒的,有聊天的,汪洋回敬了王貴林之後,第一個便敬何乘風︰“何總,我敬你。”    
何乘風看著這個自己一手提拔培養的SK大中華區總裁,內心十分高興,不管賽思與SK的關係如何,他都很高興自己當年的下屬能有今天的成就,何乘風說,“你事業越來越順利,家庭福祉﹗”    
“那我就祝賀何總越來越年輕,合家歡樂﹗”汪洋笑道,兩個人都喝了半杯。    
付國濤舉起杯︰“歐總、陸凡,我們喝一杯吧?”歐陽貴與陸凡都笑著舉杯,各自喝了下去。喬莉見這種情況,也把杯子舉了起來,對著薄小寧說︰“薄經理,我敬你﹗”    
薄小寧看了她一眼,端杯喝了一口,他是今天這桌酒席上心情最複雜的人,因為自己的貪功冒進,因為自己的假消息,導致SK一次性經濟損失250萬美金,幸好從汪洋到付總都沒有發現她的過錯,他們都安慰他不要著急,鼓勵他把下面的工作做好,這讓薄小寧十分服氣,也讓他對付國濤有了新的認識。從他跟著付國濤開始,付國濤就是個壞脾氣的頭家,但是這一次,他不僅沒有說過自己半句,而且在大頭家汪洋面前替自己開脫,這讓薄小寧十分感激,也從內心深處,找到了努力工作的一點動力與能力。    
“安妮,”邱秘書端起酒,“我敬你。”    
喬莉喝了一口,這時晶通的辦公室主任站了起來,一手拿著酒杯走到汪洋身後,汪洋連忙站起來,他敬了一杯,接著他又走到何乘風面前,何乘風也連忙站起來,他一個一杯的敬著,直到走完一圈。隨後秘書小邱也站了起來,同樣滿場敬了一圈,借著酒和菜,桌上的氣氛越發熱鬧起來,有說有笑的,要是不知情,還以為他們都是一家公司的好同事呢。    
酒過三巡,已是酣暢之際,王貴林給小邱使了個眼色,小邱站起來對包廂的服務小姐說了幾句,小姐走出去關上了門。小邱拿著酒瓶站到了王貴林的身後,王貴林示意他滿上,說︰“我有幾句話想告訴大家﹗”    
圓桌的人都安靜下來,王貴林看了看大家,端起酒杯笑了︰“我王貴林上過戰場,當過廠長,一輩子有半輩子的時間都在晶通,晶通的效益不好,工人拿不到錢,我急啊,可我就是再急,也不拿不屬於我的一分錢﹗為什麼?”他看了看汪洋,再看看何乘風,“汪總,何總,我知道和你們比,我很土,沒有留過洋,學過MBA,不懂紅酒為什麼好喝,不知道高爾夫應該怎么打,但是我王貴林相信,憑我的努力,憑黨的政策,憑晶通一千多戶工人家庭都想過上好日子,想當上有錢人,想和你們在外企的員工一樣,拿上高工資,我們就一定能把晶通電子做好,我們一定能透過改製,在市場經濟中賺到屬於我們的錢!我們的錢是從市場來的,是利潤,不是受賄﹗是本事,不是權錢交易﹗我王貴林在這兒向二位老總表個態,SK何賽思的一分錢好處,我都不要﹗”    
眾人全部看著他,汪洋與何乘風輕輕伸出手,鼓了鼓掌,眾人忙補充性地鼓了幾聲掌。王貴林笑了,眼睛裡透出犀利的光芒。小邱又給他倒滿一杯。    
“大家不要急著鼓掌,”王貴林嘿嘿一笑,說,“我實話告訴你們,晶通改製國家撥款7個億,這些錢要租新的土地,蓋新的廠房,要給所有的工人辦理社保,要把已退休的工人安安穩穩地移交社會,另外,我還要還清所有的三角債,有不能轉為債轉股的銀行債務,我也要清還,這些錢用了之後,我是傾家蕩產,身無分文!那麼,晶通的技術改造還要不要做?我告訴大家,一定要做,不做,就不能適應市場需要,不做,晶通的改製就是一紙空文﹗”王貴林看著汪洋與何乘風,“我知道,你們的歐式高經濟工作多年的行家,資本運作你們比我懂得多,只要二位能幫我解決了這7個億的資金問題,晶通的電子改製方案就由兩位來做。而且我相信,在未來,晶通一定會給兩位的企業帶來更多的利潤﹗”    
王貴林的聲音從激動轉為了平穩,他深處端著酒杯的手,放在桌子前︰“我現下想知道的是,我可能何兩位老總合作嗎?”    
汪洋看著何乘風,何乘風也看著汪洋,桌上所有的人,除了王貴林與他的兩名員工,全都目瞪口呆,這是擺明了要SK與賽思幫他運作7個億的資金,用於晶通電子的技術改造,他是一分錢都不要,但他要了整整7個億﹗喬莉震驚的心情簡直無法用言語表達,這……這……這不是空手套白野狼嗎?﹗她盯著汪洋與何乘風,看哪位總裁會把桌前的酒杯舉起來﹗      

zhang | 4th Jun 2009 | 一般 | (87 Reads)
陸凡來到歐陽貴的房間,把手機的擴音器打開,對著手機說︰“何總,可以了,我把免提打開了。”    
“歐總,”何乘風說,“我轉了一條短信給你,收到了嗎?”    
歐陽貴打開短信看了一眼,然後又仔細地看了兩遍︰“收到了。”    
“你怎么看?”    
“我們不送自然有人送,早送晚送都是送,何不趁早?”    
“法蘭克的意見呢?”    
“他在北京見什麼人,要送什麼人禮?”陸凡說,“這錢要得太多太急,我覺得不合情理﹗”    
歐陽貴哼了一聲︰“何總,這事兒還是你拿主意吧﹗”    
“我同意法蘭克的意見,後發製人,看他拿SK的錢到底到北京干什麼,要見什麼人,打通什麼關節,然後我們可以在北京幫他疏通關係,在北京送給他。”    
歐陽貴嘆了一口氣,半響沒有說話,陸凡也心情郁悶,沒有言語,何乘風似乎能感覺他們的心情,呵呵笑道︰“怎么,好像你們都反對我的決定?”    
“於公來說,你是一把手,”歐陽貴惻惻地說︰“反對也沒有用;於私來說,我把你當大哥一樣尊重,你的想法就是我的想法,我沒有意見。”    
“那法蘭克呢?”    
“送,心裡不踏實,不送,還是不踏實,”陸凡苦笑道︰“頭家,旁觀者清,當局者迷,我支援你的意見。”    
“現下的關鍵是,怎么向於志德解釋?”何乘風說,“你們有什麼好主意?”    
“我看這樣,”歐陽貴說,“錢必須由張亞平支付,我們可以說您有不同意見,想當面在北京見到於總之後,再何張亞平簽訂協議,讓張亞平付款。”    
“就是說,給於志德的感覺是我不信任你們了?”    
“這也沒什麼,”陸凡說,“數額比較大嘛,再說他反正初十以後要在北京,到了北京再把這個關係慢慢理順。”    
“跟張亞平打聲招呼,讓他初十以後也來北京,帶上準備好的錢,再跟於志德打一聲招呼,就說我初十之後在北京請他吃飯,他什麼時候有空我什麼時候請客。還有他在北京有任何困難,我都會不惜一切代價地幫忙,請他儘管放心。”    
歐陽貴與陸凡點頭稱是。何乘風掛上電話,歐陽貴與陸凡四目相對,兩個人都露出既沉重又輕鬆的微笑。歐陽貴說,“張亞平那邊我去說,於志德那邊……”    
“我來吧,”陸凡說,“我跟他解釋。”說完他慢慢地回到房間,又靜靜地坐了幾分鐘,撥了於志德的電話︰“於總,那筆錢我們準備好了。”    
“是嗎?”於志德的心情聽起來很不錯,“今天能到賬嗎?”    
“是這樣,這筆錢要從張亞平那邊出,而何總明天才回北京,所以我們想請張亞平到北京簽訂一份代理合約,然後由張亞平把錢交給您。”    
“明天?明天不就是初九嗎?”於志德的聲音一變,“後天還來的及嗎?”    
“您看是不是明天和我們一起去?這樣明天就可以到北京了。”    
“到北京?我去北京干什麼?”    
“哦,是這樣,有朋友說您年後要去北京,我還以為您這些天會去呢。”陸凡打著哈哈,心裡卻覺得不對了。“我們何總想讓我轉告您,這筆錢您放心,只要您需要我們隨時給您,另外您在北京方面有什麼需要幫忙的地方,他一定會盡全力幫忙,您什麼時候到了北京,他請您吃飯。”    
“再說吧。”於志德問,“你什麼朋友說我年後要去北京的?”    
“哦,一個生意上的朋友,無意中聊起的。”    
“那錢初十能給我嗎?”    
“您,初十不去北京?”    
“我考慮一下,再給你電話吧。”    
於志德掛斷了電話,陸凡覺得要么是於志德想私密地辦理這件事,要么就是有什麼不合理的地方。他搖了搖頭,心情十分複雜,要是這事真的被SK搶先辦了,幫了於志德的大忙,他們再想扳回一局,就要費太多力氣了,陸凡想,是不是因為自己這幾天感冒了?為什麼這么猶豫,連一點決心都沒有呢?    
而歐陽貴,也是悶坐在房間裡,他和張亞平聯繫完畢,通知他初十和自己、陸凡一起去北京簽合約,張亞平一聽去北京,就知道這事兒懸了,但他滿口答應,並表示自己會把錢準備好,然後和他們一起去北京。          
喬莉懶洋洋地坐在辦公桌前,回到北京上班已經幾天了,她還是有點提不起勁兒來。還是杭州好啊,雖然又冷又潮,但是家鄉話、家鄉菜、父母親人,都讓她留念,室內設計, 辦公室室內設計, 裝修公司, Office Interior Design, Home Interior Design, Decoration Design 心理輔導| 心理醫生| 催眠治療| 抑鬱症| 焦慮症| Anxiety| 家務助理 Counseling| Counselling 搬屋公司 Diving Course 搬屋公司 Diving Travel 潛水課程 潛水旅遊 Diving 潛水課程CEF 潛水 室內設計 室內設計 室內設計裝修| 室內設計|本來以為一回來就會投身到晶通的項目中,誰料回來幾天了,一點事情都沒有。陸凡說是在石家莊有事情,歐陽貴也不在公司,她就天天坐在辦公桌前上網,大概春節的時候吃的太多了,公司好多同事都說她胖了,她決定少吃一點,已達到減肥的目的。    
樹袋大熊也不知道忙什麼,幾天之中只聊了一次,大概工作也很忙吧,唉,喬莉唉聲嘆氣的,覺得一點兒勁都沒有。不過整個公司都是懶洋洋的,估計要再過一個星期,大家才能逐漸從春節的春夢中回到現實。    
她翻著一個網頁,又翻開一個網頁,真無聊啊。忽然,電話響了,她拿起電話,居然是陸凡,喬莉一下子又勁了“頭家,有什麼安排?”    
“你立即回家準備一下,然後回公司,跟何總的車子一起來石家莊。”    
“去晶通?﹗”喬莉又驚又喜,“要準備什麼材料嗎?”    
“什麼都不要,帶兩套衣服,可能要呆幾天。”    
“好。”    
“聽著,”陸凡說,“不要告訴任何人,下午1點你們從公司門口出發。”    
“好。”    
喬莉立即收好電腦,回家拿了兩套衣服,趕回了公司,她到食堂隨便吃了一點東西,然後提著電腦何行李來到公司樓下,不一會兒,何乘風的車開了過來,何乘風已經坐在了裡面,喬莉把行李放在後備箱中,打開副駕駛的車門上了車,“何總好。”    
“好啊,安妮,”何乘風笑容滿面地說,“吃過午飯了嗎?”    
“吃過了。”    
“過年回杭州了?”    
“是的。”    
“父母身體都還好?”    
“挺好的。”    
“你們天天在外面忙工作,難得回去,父母很高興吧?”    
“挺高興的。”    
“杭州的天氣怎么樣?”    
“不怎么樣,隔三差五就下雨,煩死了。”    
“喜歡北京?”    
“不,”喬莉笑道︰“喜歡杭州。”    
何乘風哈哈大笑,兩個人有說有笑地聊了一路,喬莉覺得何乘風的性格棒極了,既親切又平和,而且知識非常淵博,相比較之下,歐陽貴讓人緊張,陸凡有幾分乏味,果然是大總裁,才華、水準、能力都不一般啊。喬莉不禁想,自己什麼時候能成為何乘風這樣的人呢?想到這兒,她偷偷一笑,要是陸凡知道自己有這個想法,一定會氣昏了過去;而歐陽貴呢,肯定只會冷冷地點點頭,什麼話都不說;要是父親呢,哎呀,肯定會覺得自己又自作聰明了;要是瑞貝卡,肯定又  嗦一堆嘮叨一片;要是薇薇安,估計就要尖叫著喊“滾了”;要是狄雲海……喬莉猛然間想起,自己答應幫他帶茶葉,唉,居然忘得一干二淨,等這次出完了差,就回北京找個茶葉店買一點,只當是從杭州帶回的送給他。    
何乘風見她不怎么說話,也就不說了,兩個人閉眼休息了一會兒,車開得很快,而且行駛平穩,大約傍晚的時候,他們就到了石家莊世紀大飯店。    
歐陽貴與陸凡都在門口迎接何乘風,何乘風下來與二人握了握手,喬莉也從車上跑下來,她看見歐陽貴與陸凡面帶笑容,似乎有什麼喜事發生,也不好多問。她拿著自己的行李,從陸凡手中接過自己房間的鑰匙,這時陸凡說︰“你回房間收拾一下,晚上去晶通吃按。”    
“王總請客,”歐陽貴說,“他一個勁地說你好,你要好好表現。”    
“好,”喬莉跟著他們上了電梯,在自己的樓層下了。    
歐陽貴與陸凡一直把何乘風送到房間,一進門陸凡就忍不住興奮,說︰“何總,還是你的決定正確,我們不付款是完全對的﹗”    
“那天法蘭克問於志德是不是準備去北京,估計他害怕了,”歐陽貴說,“他連夜帶著張慶走了,到現下無影無蹤,局裡的朋友查了幾天,說可能他們早就辦好了假信任狀,人現下可能已經在國外了。”    
“張亞平匯的SK的錢是打在離岸銀行賬上的,”陸凡笑道,“這下SK的損失慘重。唉,何總,這幾天我和歐總都在分析,分析來分析去,都覺得可能是薄小寧好大喜功,怕付國濤不打錢,編了一個假消息,結果,全賠進去了。”    
“我們差一點﹗”何乘風坐下來,嘆了一口氣,“現下想想都危險。”    
“這下我們跑到SK前面去了,”陸凡說,“王貴林這條線我們從來沒有放棄過,SK又給了於志德好處,如果查不出來也就算了,要是查出來,張亞平都要跟著倒霉。”    
“你這么想?”何乘風看著陸凡。    
歐陽貴用力一咧嘴,哈哈一樂︰“他不僅這么想,還想到了SK潑出去這么多錢,一定會想盡辦法打下晶通,好把損失的錢賺回來。我們的任務很重啊﹗但是我們的確也很高興,幸災樂禍是人的天性嘛,何總,你可以理解吧?”    
何乘風也笑了,他看著自己最得力的下屬,說︰“我現下擔心的是王貴林,你們還不知道吧,王貴林今天請的,可不止你我,還有付國濤、薄小寧,還有一個人,你們猜一猜?”    
歐陽貴的臉沉了下去︰“是汪洋?”    
何乘風點點頭︰“不錯,是汪洋﹗”    
“這不是鴻門宴嘛﹗”陸凡也不高興了,“怎么,把以前的事情都給抹了,現下開始重新競爭?”    
“我看他有這個意思,”何乘風說,“於志德一跑,晶通的所有事情都掌握在王貴林的手上,”何乘風看了看歐陽貴,又看了看陸凡,“我現下正式宣佈,革命剛剛開始,同志仍需努力﹗”   讓生命煥發光彩 寂寞不是寂寞,是寂寞. 燃燒生命 陸離斑駁的年 不是一廂情願,而是彼此共念 21歲的青春葬禮 念想 洋槐花開 為情人節准備瓶調情又養顏的紅酒 懂得欣賞雪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