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zhang | 27th Sep 2010 | 一般 | (9 Reads)

乾草黃,這也許在美術書上是難找的顏色,其實,亦是我或者許多人一直珍藏又忽視的色彩。

走進小鎮,這個百年老鎮。古老的城牆只餘下一角,我立於那裡,望向遠方,彼時的心,可以很安寧,可以很踏實。我的眼神遊蕩著,發現一個在田裡收拾稻草的婦人,很合適這樣的顏色。

那是一個上了年紀的婦人,五十歲光景,說不上漂亮,但絕對不難看。那是一種健康結實的婦女形像,是一種純樸,淡定的村婦。

她的家應是在鎮的周圍,或許在鎮上某個地方。我在這裡生活的時間極短,短到這裡的人和事都記不起來,對於不相關的人,我常常是不去注意亦不去關心的。也許她的家就在那一排排破舊的房子裡的某一個屋簷下,或者,她一抬頭就能看到自己家,那裡也許一樣地收藏著她生活的所有點滴。

這時候,不是收成的時候,可我明明看到她在那裡忙碌著。如今鎮上的如她一樣地到的農民已經不多了,她在收拾田裡的稻草,神情像極了服侍自己的親人那般的專注。金黃的有著同太陽一樣的色澤的干稻草,橫七豎八地躺在乾田裡,如此可見當初收割時的匆忙。她用有勁的手掌將稻草一一聚攏,整成一堆,紮成捆,放在田坎上。田埂上,放著三三兩兩的捆紮好的稻草,如嬰孩一般躺在一起,她的眼裡流出溫柔敦厚的神情,有著母性的慈祥,她依然彎著腰在地田裡不斷地拾揀。

我不知她這樣專注地揀拾稻草是為了做什麼?背去當柴還是墊床鋪?還是否鋪豬圈?還是為了燒灰做肥料?不管怎樣,這些稻草在她眼裡一定是有用的。她一定是需要它們。

不久的時間,她把那些一束束稻草放在夾背裡,不費力地背著它們在暮色中回家。那如嬰孩一般的稻草依偎在她的背上,她的腳步依然有力而輕快,我看著她一步一步消失在風中。她的背影越來越遠越來越模糊,我轉頭看對面的那一片墨綠的杉樹時,偶爾閃現的那一片片楓葉,在我的眼前顯得如火光一般溫暖。

Business Centre|Whitening|纖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