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zhang | 9th Nov 2010 | 一般 | (9 Reads)

很久沒有認真的、仔細的去品位過現在的生活。不知為何,總感覺心中有說不出、亦道不明的情緒。

落盡繁華,情誼消散的時候,我們該何去何從呢?其實很多事情,我們是清楚的,比如愛,比如人性,比如現實。但我們卻是天生的膽怯者,不僅不敢面對現實,更不敢面對自己。有人說,人活著,不是欺人,就是自欺。我想最可悲的莫過於自欺的活著,卻還要學著欺人。

又是一段可貴的經歷,想要為這段經歷總結些什麼,卻發現腦袋竟是這般的空白。我想我找不出任何形容詞了,而驚訝的是我竟然也會無詞。冬天了,冷嗎?莫名的沒有覺得有多冷。面對著鏡子裡的那張臉,依舊被要命的疼痛折磨得毫無血色。伸出手,觸摸著鏡子的冰冷,呵,人性莫過於這般零度的“溫暖”吧。我可以不需要任何人的關心,我可以孤立自己,我可以保護自己,我想我可以。

當我想置身事外的時候,才發現自己早已深陷沼澤。沒有了表情,淡漠,冷漠,寂寞?一直一個人,又談何寂寞? !都說長大了,要學會承當寂寞,那我想我應該長大很久了吧。沒有情緒起伏,慵懶的對待人、事、物,不願再積極,不願再想起。人生總有無數無數個轉折點,我現在又站在了哪裡?很多時間,我用來思考,才發現我除了痛和領悟,似乎別的一切都沒有得到,可能我不該想著去得到什麼,這樣我就不曾失去什麼。

身體的不適已經漸漸的淹沒了我其他的感知,是吧,這或許也是一種轉移的方法。

這個世界無依無靠的人很多,所以我不覺得我是最可憐的那個。我也知道我必須更勇敢的活著,但是心總會冷,心冷的時候人難免會累。是,我是個孩子,我也只是個孩子,我真的希望我只是個孩子。人,獨自撐得太久的時候,會不知所措,會厭世,會厭人。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的,或許很久之前,或許就是近段時間,我開始討厭,厭惡,甚至憤恨男人這種動物。於是,想要更好的保護自己,不受任何感情的侵蝕,可我最終還是逃不過宿命的安排。可能是我的自製力太差,所以抵抗不了感動的摧殘。

忽然想起人的三大原欲,貪欲,情慾,食慾。情慾是最難度過的一關,似乎我一直一直的在惡性循環。我愛的人,沒那麼愛我;愛我的人,我不愛。無奈嗎?不,是可憐。連自己都清楚該珍惜的,可偏偏要執著於那些得不到的,永遠不屬於你的。愛,是什麼?真的是不顧一切嗎?哈哈,可笑!可笑的是我竟然開始對自己二十多年的愛情觀質疑了。或許我只是別人的備胎,那我又何苦做備胎?

最幸福的莫過於那些簡單的人。朋友說“我們就是錯在想太多。你想想,當你跟一個想法簡單的人在一起的時候,其實他什麼都沒想,而你一直都喜歡想太多的在猜,怎麼進得去他的世界?”好吧,那讓那些負面情緒見鬼去吧,只是我也會跟著那些一起去見鬼就是了。

放棄,是一瞬間的決定,堅持卻需要莫大的勇氣。放棄,是何等傷人的一個詞,傷的不止是別人,更可能是自己。 “放棄我的人,我絕對不會再拿起。別說什麼以後不想傷害我,因為你的放棄現在已經是在傷害我。”很執著的一句話,卻有那麼多的人死性不改。漸行漸遠的兩個人,永遠是在拉鋸著彼此的距離。但地球是圓的,所有事情過了那個階段都是會回到原點的,所有事件都在不斷的循環著,又何苦再掙扎什麼呢?有個人傷了你的心,也總有那麼一個人因你而傷心。而你們就算走完了一整個地球,也終究還是會在某個時間,某個地點重遇,道訴還悵,切道切悲傷。

所有的決定,都是一瞬間,而所有的後果卻是跟著歲月或累積,或蹉跎,或擱淺。重情之士必定被無情所傷,傷痛再所難免,痛後的暢快和決絕卻也會成為無情之人悔恨的來源。冤冤相報何時了,往事剩多少?

看著開始浮腫的身體,漸漸的覺得什麼都不再重要。在乎之人必有其在乎的方式,而不在乎之人,無外乎不問不理。沒有悲戚憫人,只是加厚了一層深深的陰霾。

抽刀斷水水更流,舉杯消愁愁更愁。人生在世不稱意,明朝散發弄扁舟。

織髮|護衛員|環保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