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zhang | 17th Sep 2011 | 一般 | (13 Reads)
雨水會沖洗乾淨大地的污漬,還我一塵不染的心靈。我喜歡在下雨的時候出行,這是我最近得來的感悟。
中午終於下起雨了,聽著外面的風雨聲,我抑制不住要出去的興奮,匆匆處理掉手頭的事,穿上外套,抓著日記本就出去了,那樣迫不及待的心情像是要去趕赴一個久違的約會打邊爐食物
下樓以後,小心翼翼的捲起褲腿,撐起傘就昂首闊步的投入到雨的懷抱裡了。淅淅瀝瀝的聲音像奏響在耳邊的音樂一樣輕快悠揚。腳下的積水很深了,還好我這次學聰明了,穿著涼鞋,這樣就不用擔心鞋會濕。
夜裡很安靜,只有雨聲和我與濕濕的地面摩擦出的腳步聲互相應和著。隨口哼著歌,轉而又說起剛背過的對話,興致勃勃的自言自語起來,為了預防這樣的行為會嚇到偶爾轉角遇到的某個路人,我盡量輕聲而小心翼翼,就當作是我和雨夜的悄悄話。要不然,大雨天的晚上,看到一個人撐著有些“骨折”的傘肆意的游遊蕩蕩,嘴裡還不停的嘀嘀咕咕,確實有點詭異的嫌疑,不過我正是喜歡這一點,因為下雨了,沒人了,我就可以隨意的在雨中搖搖晃晃的浪費著夏日裡難得的清涼時光橫額
經過花欄的時候一個突發奇想︰如果打著傘邊晃著 邊和著雨聲去朗讀那些或憂傷或明快的散文詩句,那該是多美的一件事啊,不過現下是晚上,看不見,但換了白天,雖然能看見,但又少了黑夜那份靜謐。這個瘋狂的想法讓我覺得應該在傘裡裝一個白熾燈,最好傘還是透明的,那樣即使打著傘,頭頂上的黑夜也能看到我,說不定那些躲在黑雲背後的星星會很喜歡我念出的字句,最好我讀些和星空有關的,好讓一旁的雨也能聽到,因為他一個人一直這么嘩嘩的下著,時間久了也會寂寞的吧﹗那麼我就先給他講小王子的故事,如果不用顧忌會嚇到別人,我會讀得更大聲些,那樣可能真正的小王子恰好跑到離我最近的星星上玩,這么恰好就聽到我再講他的故事,然後我還會告訴他,其實月亮和他一樣,也曾跑到地球上玩了一圈又回去了,不過他在地球上的時間裡完全不記得他自己是月亮,說到這裡,估計月亮也該聽見我說的話了,那麼我就要告訴他,他回到天上以後,和他一起玩耍的小男孩一下子長成大人了,而且他忘記了自己曾經擁有過一個真正的月亮,雖然這么說可能讓月亮很難過,但這是一個事實,我不想欺騙他。也許月亮也把這趟地球之行忘記了呢?那樣,我說的話就真的是一個別人的故事了。可是月亮的回答卻讓我很欣慰,他說這些他都知道,因為那個已經長大了的孩子現下也總是站在陽台上看著他,像很小的時候他們遇到時一樣,只是不會再和他說話,也不認識他了。不過很高興,自己的光總是能在黑夜裡照亮他的陽台。月亮的這番話讓我感動得想要飛奔去告訴畿米說︰月亮並沒有忘記增髮
回到圖書館的時候,發現自己的心情像是從童話世界裡回來一樣嶄新而單純的快樂
人生一切美好的事情,報酬都在眼前,愛情的報酬就是相愛時的陶醉和滿足,而不是有朝有一日締結良緣,創作的報酬就是創作時的陶醉與滿足,而不是有朝一日名揚四海,如果事情本身不能給人以陶醉與滿足,幾不足以稱之為美好。我覺得今天我會懷著那種美好的心情入睡,因為這趟出行還我一塵不染的心靈﹗它讓我感覺一下子回到了遙遠的童年時光裡。

zhang | 7th Sep 2011 | 一般 | (16 Reads)
是夏季的尾巴,天氣出了不該犯的毛病,九月不該是這樣的炎日。遠方是我們的約定。沒錯,是你弄錯了,我並沒有怪你。我難過了難過了難過了,並不是因為你的離去。魚兒脫水了脫水了脫水了,卻不願停止呼吸。我是魚兒,祕密說給貓聽。
雙魚自負,雙魚自卑。雙魚自愛,雙魚自虐。雙魚勇敢,雙魚懦弱。雙魚孤傲,雙魚孤獨。其實,雙魚並不怎么在乎。
有人對我說︰“你那麼悲傷,希望多看到你笑。”“牙齒不夠整齊。”我沒心沒肺。
而貓會說︰“你看你看,他的眼睛在笑呢。”貓,你怎么那麼聰明。是的,魚兒永遠閉不上眼睛,我永遠無聲地笑著愛你。貓是怕水的,而魚兒在水裡,我們是如何相遇?因為看見你的那一刻,我忘記了呼吸。你有碧綠的瞳孔,在黑夜裡,在河邊,與我一起看那兩顆宿命的星,看水和岸的距離。於是我說︰“我想看看上面的世界。”然後你抓住了我。
沒有告訴你,離開了水,我不會呼吸。當你看見我漸漸衰弱,你又把我放回了水裡。可是我們的旅行還沒開始。我恨自己不會呼吸。“帶我去旅行吧。”又一個星宿相逢的夜晚,我向你請求。“你忘了上次嗎?你離開水不會呼吸。”你態度強硬。是的,我忘了,魚兒的記憶只有七秒,因為我想讓愛情繼續。
而你終究不肯成全我,我們沈默到天明。破曉,你沈默地走了。當你的身影消失,我哭了。我潛到了水底,然後我用盡全力向水面游去郵輪假期
衝破水面的那一刻,我終於感受到了陽光的溫暖,我的鱗片熠熠生輝。而下一刻,我重重地跌在岸上。真痛﹗可是我卻笑了。
貓,你不知道,魚兒是多么愛你,魚兒是多么想看看你的世界,哪怕付出生命。呼吸終於艱難了,意識開始模糊了,陽光變成一種煎熬。可是我卻笑了,這是我在水裡不會有的笑容。
我仔細的感受著這個世界,泥土,草地,樹林,竹子,以及我住的那條河流。以你的視角,我終於發現水裡的景物並不清晰,你從來都不能清楚地看見我的每一片鱗片對嗎。許久許久,我哭了。貓,我心疼了。貓,你的世界連呼吸都那麼艱難嗎?那你是不是每時每刻都活得窒息?當陽光把我最後一片魚鱗烘干,我知道,我死定了。你出現了,你慌了,你飛奔過來,一向輕巧的腳步也發出了重重的聲音。你小心地咬住我,欲把我放進水裡。“貓,我死定了。”我殘忍地把事實告訴你。你咬著我,無法說話,眼裡的慌亂一覽無疑。
你還是把我放回了水裡,我卻固執地認為,我學會了在岸上呼吸。於是我忘了如何在水裡呼吸,最後,我窒息在河裡。靈魂升起的那一刻,我看見你把我咬到了岸上,你開始吃我,流淚無語。“現下我帶你旅行。”望著那個遙遠的地方,遠方是我們的約定,你邁出了腳步,成了一只浪跡天涯的貓。
貓,謝謝你,不嫌棄我的腥。貓會吃魚,是為了帶他去遠方是我們的約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