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zhang | 17th Oct 2011 | 一般 | (20 Reads)
在母親的無微不至下,不知不覺我也已經身為母親了。有時很喜歡這樣的畫面︰飯桌上,夏天───綠豆小米粥、一碟芹菜肉絲、一蒜臼雞蛋蒜泥;冬天───紅薯大米粥、一碗白菜粉條、一碟孜然羊肉。簡單的飯菜,像簡單的我。

老公還沒有下班,兒子正在看卡通片。短信聯繫過老公,說10分鐘內回來。理好碗筷,把粥盛到碗裡,擺上飯桌。10歲的兒子早已習慣等他老爸回來再開飯。我坐在一邊,或拿本書瞅上兩眼,或在十字繡上描上幾針。淡淡的菜香飄來,有時想,能為自己的家人熬一碗粥等他回來,何嘗不是一種福祉?

這溫馨的一幕,伴我走過童年和少年時代,並深深烙在記憶裡︰籬笆小院,土坯房,院落四周是高碩的向日葵。中午的太陽好大好毒,灶間的母親忙碌著揮汗如雨。白白的面團和好了,泡在水裡醒著,洗面筋。鮮綠的莧菜葉,紅紅的番茄,褐色的海帶絲,已洗好切好;半碗黃黃的生雞蛋液已打攪好,靜等湯沸下鍋開花。滿滿的一大鍋菜粥熬好了,五顏六色,煞是饞人禿頭

堂屋內,一張斑駁的暗紅色的方桌,饃饃筐子有菜卷子,蒜臼裡有蒜泥。母親估摸著要放學了,大口的粗瓷碗裡盛好了菜粥,涼著。等我們姐弟四個放學,粥也涼到了正好喝的溫度。母親笑瞇瞇地瞅著幾只“餓野狼”風掃殘雲,一臉滿足。

讓我難以忘懷的還有冬天的傍晚。近年關了,父親請人把家裡那頭喂了一年的豬殺了。豬肉賣了錢補貼家用,豬雜留著過年。那時,父親在離家近二十裡路的某單位上班,每天早出晚歸。掌燈時分,灶上的小鍋裡飄著豆粥的香味,母親不時往灶洞裡填把玉米秸或棉柴。旁邊的煤球爐上燉著豬大腸和豆芽,香氣撲鼻。一聽到清脆的單車鈴鐺聲,姐姐和哥哥準會一下竄到院子裡,爭著幫父親提包拿手套。喝著熱騰騰的豆粥,圍著火爐吃著香噴噴的菜,有吃有喝,有說有笑。母親不時拿饃饃遞給這個孩子,又盛碗粥端給那個孩子。父親端起一碗粥,熱熱地喝下,一路的寒冷就被拋在了門外針灸

多年後,我成了一個孩子的母親,經營著平淡日子的一日三餐。一有時間,我會學著母親的樣子,淘米下鍋,小火慢燉直至香滑綿軟。看著愛人和孩子埋頭吃得那個香甜,想一想,做個會煲粥的小女人真好﹗也許今生碌碌無為,但不羨豪車別墅,不喜穿金戴銀,不愛山珍海味,獨鐘情那份簡單溫情招牌廣告

以後的日子,我還會認真地熬我的粥,炒幾樣簡單的小菜,期待家人那一分溫情。喝粥的生活,也許看來很清苦,但不缺少溫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