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zhang | 22nd Nov 2013 | 一般 | (8 Reads)


河水被石塊驚動了,微微的波動著。然而,波紋逐漸縮小,最終消失,湖面恢復了平靜。一切是那麼平淡,一直那麼安靜。闖進人生的人,那扇門合併起來越來越吃勁。最終,靜靜的享受這份寧靜。夜晚降臨,有一個人等你,朝霞升起,有一個人思你。真好!平淡日子,喝一杯開水,開水日子,永恆而又那麼美麗。再熟悉的人,回絕後依然成為熟悉的陌生人。再陌生的人,接受後依然成為熟悉。陌生,因為愛你所以沒有距離。

有些故事還沒開始,時鐘已經搖擺在結束的時刻;有些故事已經開始了,結束話題猶如喪鐘撞擊著腦殼。只好把所有的故事掩藏在西風裏,偶爾掠過發梢,已不由得一陣陣心痛。那些年,失去了我的夢,我的青春。哪成想,卻念起納蘭容若的詞———《金縷曲》。

此恨何時已。滴空階、寒更雨歇,葬花天氣。三載悠悠魂夢杳,是夢久應醒矣。料也覺、人間無味。不及夜臺塵土隔,冷清清、一片埋愁地。釵鈿約,竟拋棄。

重泉若有雙魚寄。好知他、年來苦樂,與誰相倚。我自中宵成轉側,忍聽湘弦重理。待結個、他生知已。還怕兩人俱薄命,再緣慳、剩月零風裏。清淚盡,紙灰起。

淚水再也忍不住湧出眼眶。入夜了,黑幕再一次來開序幕。獨自徘徊在無人的街角,月色悄悄地躲藏在樹蔭裏,偶爾有陣微風忍不住寂寞挑逗屋簷下的鳥兒,嚇得月亮落下凡間碎成無數的記憶的碎片。我笑了。輕倚著有著滄桑的巷口,微微地抬起45°的頭,默默地祈禱人生沒有失敗。